您好,歡迎來到伯駒網,
客服電話:19963565577 | 幫助中心

鄭州中原區人民醫院出租科室 違規開方賣自制藥

   日期:2019-08-23 08:08:11     來源:本站    作者:管理員    瀏覽:403    評論:0    
核心提示:醫院與承包人簽訂的“聯營合作協議”不少單據上該有醫師簽字或蓋章的地方都是空白閱讀提示自稱連續多年被省市評為“文明單位”、“文明醫院”的鄭州市中原區人民醫院(又稱鄭州市中原人民醫院),衛生部門批準的診療項目有8個,而知情人說...

人民網健康頻道醫院與承包人簽訂的“聯營合作協議”

人民網健康頻道不少單據上該有醫師簽字或蓋章的地方都是空白

閱讀提示

  自稱連續多年被省市評為“文明單位”、“文明醫院”的鄭州市中原區人民醫院(又稱鄭州市中原人民醫院),衛生部門批準的診療項目有8個,而知情人說該院先后出租、承包診療項目(即科室)多達36個,院方在收了租金后再和承包人在藥費、
治療費方面進行分成。讓人吃驚的是,在這些科室坐診的所謂“名醫”、“專家”大多無行醫資格,所開處方上不顯示藥名和真實簽名,其向患者力薦的“特效藥”,沒有批號來歷不明,而身肩審核、發藥、調配諸環節的院方對此并不過問。

  從今年5月份起,記者對此情況進行了深入調查。

  醫生舉報醫院出租科室問題多

  從今年5月份起,鄭州市中原區人民醫院部分醫護人員和知情人不斷向本報反映,該院先后違規將全院36個科室對外出租、承包,使得一些并無資質的“黑大褂”大賺黑心錢。

  一名知情人說,該院自2006年9月遷至現址冉屯路3號以來,將醫院科室以每月數千元的價格對外出租、承包,每年有100多萬元進入了“小金庫”。而不少承包科室自制的“神藥”,是沒有任何批準文號的假藥,打著醫院科室旗號掛在網上的幾個“虛擬科室”,售出的藥也全部是假藥,這些很普通的中藥加些西藥和激素,就成了“特效良藥”,欺詐誤導患者。

  一位曾在該院
工作過的人員反映,那些出租、承包科室宣傳的不少坐診“名醫”,根本就沒有行醫執業資質。科室自知用的是假藥,在開方時不敢寫藥名和使用衛生部強制規定的處方,不敢把處方底聯或門診病歷給患者。此外,院方每月與這些科室進行分成。

  該院一名醫護人員氣憤地說,院領導只關心租金和分成能不能得到,只要出租、承包的科室不出人命,想怎么干都可以,“群眾
看病還有安全感嗎?”

  患者投訴被“免費贈藥”忽悠到底

  與此同時,一些患者也紛紛投訴該院存在的問題。

  四川樂山一名患者說,去年12月初,他在網上發現了“鄭州中原人民醫院氣管炎治療中心”能一次性根治氣管炎的廣告,承諾免費贈送試用藥,病好三年后再付款。今年1月1日,這名患者即將服完寄來的試用藥,就致電醫院,值班醫生答復說他的病完全可以根治,請馬上把錢匯來,否則一停藥會影響治療效果。

  為了不耽誤治病,這名患者便將900元錢匯到指定賬戶購回一療程的藥,服完后感覺病情無任何變化,醫生又說服完5個療程病一定會好,然而5個療程過去了病情如故。患者于是質問值班醫生,醫生稱:你的病沒有治好,繼續治療你就得出錢,否則就不發藥。“就這樣,我的支氣管炎仍歸自己,錢可歸醫院了。免費贈藥完全是引人上鉤的誘餌,病好三年付藥款純屬騙人。”該患者氣憤地說。

  一些外地患者反映,到該院一些科室看病,大夫往往說患者得的病很重,不用他們的“特色藥”治療后果將很嚴重,讓人不可思議的是,一些坐診醫生用的是假名字,患者等吃了藥后才發現吃的是沒批號的假藥。

  記者調查發現30多個“黑戶”科室

  鄭州市中原區人民醫院是家正規綜合性醫療機構,也是醫療保險定點醫院、新型農村合作醫療保險定點單位,且自稱連續多年獲得“文明醫院”等稱號,患者反映的問題是否存在?

  從今年5月份起,記者和多名志愿者對這家醫院進行了為期3個月的調查,發現該院確實存在違反《醫療機構管理條例》、《藥品管理法》等承包科室的現象。

  記者在鄭州市衛生局醫療衛生機構查詢系統查詢發現:該院的性質為“非營利性(政府辦)”。衛生部門批準的診療項目有內科、外科、
婦科專業、科、口腔科、醫學檢驗科、醫學影像科、中醫科共計8個。然而記者在暗訪中發現,該院從事大量超范圍經營活動,出租、承包科室,先后開設有西醫泌尿外科、無痛肛腸科、中醫泌尿科、中醫外科、不孕不育癥、牛皮癬、整形、疝氣、血液、頸肩腰腿痛、靜脈曲張、脈管炎等20多個診療項目,國家不允許醫療機構內開設醫療中心,但該院還開設有中醫呼吸氣管炎哮喘病研治中心、中國中醫脈管炎研究治療中心、中醫外科治療中心、股骨頭壞死康復中心等。這30多個承包科室,大都宣稱由“名醫”、“博導”坐診。

  承包人是如何進入該院“濟世于民”的呢?歷經曲折,記者聯系上4名愿意透露內幕的承包人,他們出示了2006年9月起與該院簽訂的合作協議。

  這些“聯營合作協議”約定:院方提供專科診室,每租一間房,院方配備桌子、椅凳兩套。每月25日前,向院方交管理費2600元(大科室交5000元),并交納5000元的風險抵押金。專科(診室)在聘人員、(科室)宣傳等,由承包人負責,專用藥品由醫院統一管理,統一收費。出現醫療風險、醫療糾紛由承包者承擔,院方負責協調解決。

  “打進正規醫院靠的就是錢。”一名承包人透露了幕后操作方式,一是承包人主動找到院長承包科室,二是院長讓人介紹他人來承包,院方則以“中原區人民醫院”或“中原人民醫院”的名義,與承包人簽訂合作協議。除書面協議外,醫院與承包人還有個不成文的約定,即承包方式是醫院出牌子,承包人投資,用的藥可自制,也可自己批發自己銷售,價格自定,科室的坐診人員院方也不干涉。承包人除每月向院方足額交納管理費外,月結算時雙方再按比例分成,即院方扣除藥費的20%、治療費的25%,上述費用都不開票,一到月底院方就將科室的門診收費在電腦中刪除了。

  一名“金盆洗手”的承包人坦承:協議簽訂后,承包科室便可憑醫院的信譽和行頭,利用老百姓有病亂投醫的
心理,進行虛假宣傳或過度診療掙錢,患者統一在醫院收費處交費,經過如此包裝,就是業內人士也很難辨出里邊的“玄機”。

  醫院難道不怕檢查?面對記者的不解,承包人笑言:“院長說上面有人罩著。上級檢查前醫院會通知,承包人心知肚明地或者關門,或者把科室牌子摘掉換成其他牌子,把沒批號的藥藏好,讓沒有執業資質的坐診人員休息。這么多年來,還沒有發現有科室被查處過。”

  承包科室違規開方推銷自制藥

  記者在調查中發現,該院一些承包科室宣傳坐診人員是“名醫”、“博導”、“中醫泰斗”,不過,一些所謂的“名醫”在宣傳中說叫張三,而在看病時自稱李四,寫處方時又變成王五。如醫院西醫泌尿外科(泌尿生殖科),在醫院網站“名醫介紹”中稱他們有醫師金振界、閆梅、李瑞。自稱閆大夫的男子在處方上簽名時,則把“金振界”和“閆梅”合二為一,寫為“閆振界”,還有一張寫為“閆才介”。

  該院中醫外科宣稱其“發明”的“浴膚散”,“對牛皮癬的治愈率震驚了醫學界”,榮獲國際尤里卡“最高發明獎”。一名知情人看著記者手中大量由該科“張學先”簽名、隨意定價的處方說,這是典型的“吹牛皮”,真正開方的人姓于,該科花錢借“張學先”的執業證并使用其名字,張并不坐診。8月14日下午,記者撥打該科電話,核實張學先本人坐診和開方的情況,值班人員說張學先當天沒坐診,她會通知張與記者聯系,然而截至記者發稿時,張學先也沒有與記者聯系。

  記者把該院
皮膚科醫師“任淑平”開出的大量處方拿給一名知情人看,被告知該科室由吳某承包,是其他人簽上任的名字的。8月17日下午,記者撥打皮膚科電話找任醫師求證,值班人員說任醫生這幾天休息,也不知道她的電話,而該院熱線電話也說不知道任醫生的電話。

  該院五官科建有三個網站,稱其“吹喉散”被中醫界譽為“喉科神仙散”,1959年獲得衛生部銀質獎章,獲“鄭衛藥字(1999)第64號”批準文號。然而記者調查發現,早在2006年2月28日,河南商報、新華網等對其進行了曝光,鄭州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稽查大隊認定“吹喉散”是“地地道道的假藥”;2008年7月5日,國際信用評估與監督協會(ICASA)將之列入黑名單。最近幾天,志愿者從該院先后開出“吹喉散”和“抗炎癢酊”等藥,這些藥均無批準文號,《藥品管理法》第四十八條規定,未取得批準文號的原料藥生產的藥品按假藥論處。

  該院中醫泌尿科,研發了“非淋排毒丹”、“前列排毒丹”、“濕疣排毒丹”等“特效藥”。患者看病時,坐診者想方設法往往把病情說得很重,非用他們的“特效藥”莫能治。有“中華醫魂”之稱的馬健,在處方上一筆畫幾個圈,靠一紙“天書處方”就收取3000元,還有的方子上連簽名都沒有。對此,審核、核對、調配、發藥諸關口“全掛空擋”,醫院只管收錢了事。

  患者和志愿者在該院
就診的大量單據表明,類似的“天書處方”很多。記者注意到,該院中8個承包科室的“名醫”在處方上不敢寫藥名,而是寫上“中藥費×元”、“西藥費×元”、“治療費×元”,不少處方醫師連名都不簽。更有甚者,一些科室連處方、藥名和科室名都不寫,只寫上收費金額。知情人說,這些“名醫”幾乎都沒有執業資格證書,所以不好簽名;明知藥是假的,治療費也沒有經過審批,把項目寫出來不是自找麻煩嗎?

  記者觀察發現,一些承包科室的取藥過程也很神秘。數個科室給患者看病,寫好處方后并不按規定把底聯留給患者,患者問開的是什么藥也不說,然后坐診者在另一張處方上寫上“×費×元”,讓患者帶著該方交費,患者把收費條交回科室,科室再派自己人取藥交付患者。這些藥是從哪里取出來的是個謎,記者和多名志愿者試圖破解卻無功而返。最終,一名志愿者發現,一名穿白大褂的人員竟從汽車后備廂里取藥。

  一有異常坐診“名醫”立即“躲貓貓”


  8月12日上午,記者再次來到中原區人民醫院,發現那些承包科室都掛著牌子營業。10點左右,傳言上級來暗訪,不一會兒,二、三樓的數個承包科室紛紛摘牌子關門。

  記者陪一名承包人來到院長孟祥陽的
辦公

室退5000元風險抵押金,這名承包人3個月要不回的抵押金,此時院長立即讓人退還。承包人與院長說起醫院存在科室承包、自制假藥等問題,還沒等記者發問,孟祥陽迅速離去。此時,原來二、三樓的“名醫”、“博導”都“躲貓貓”了,在兩個小時內,數個科室硬是沒人看病。

  知情人說,該院在網上還有“虛擬科室”。經指點,記者在網上找到該院中醫呼吸氣管炎哮喘病研治中心、氣管炎治療中心、中國中醫脈管炎研究治療中心、股骨頭壞死康復中心、無痛肛腸科、中醫神經內科等網站,但在醫院內,記者并未找到這些科室。記者多次撥打網站上留的24小時熱線,無人接聽,而與網上的值班醫生可以進行即時交談,對方一個勁兒地勸記者介紹病情以便看病。

  資質查詢找不到“名師”的名字

  8月17日,記者把收集到的該院10多個承包科室宣傳的30名“名醫”、“博導”名單,發到鄭州市衛生局12320投訴系統,請其查詢上述人員有沒有在該院的行醫資質,系統回復讓記者登錄鄭州市衛生信息網執業醫師查詢欄目進行核實。記者按要求進行查詢,并沒有查到該院有這些執業醫師或助理醫師的名字。

  同時,記者把該院科室兜售的“浴膚散”、“吹喉散”、“非淋排毒丹”、“前列排毒丹”等24種藥,發到省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主管部門信箱,請其查證有無批號。至記者發稿時,尚未得到回復。

  省會一家著名醫院的一名部門負責人說,醫院存在這么多嚴重不合法的“天書處方”和自制藥實屬罕見。《醫療機構管理條例》第二十七條規定:醫療機構必須按照核準登記的診療科目開展診療活動;《衛生部關于對非法采供血液和單采血漿、非法行醫專項整治工作中有關法律適用問題的批復》規定,醫療機構出租、承包科室和內外部人員承包科室,并以該機構名義開展診療活動的,按照《醫療機構管理條例》第四十四條和第四十六條的規定予以處罰。同時,《處方管理辦法》、《執業醫師法》等對相關情況也都有明確的處理規定。(首席記者孫斌文 記者白周峰)
 
 
更多>同類資訊
0相關評論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